名師線上 | 曹洪彪:“勞於讀書”與“逸於作文”

發布時間: 2021-11-26 04:32:30
分類: 財經

曹洪彪

 

[摘要]  未來人才的核心素養引起全社會關注,閱讀、思維、表達作為未來人才必備的核心能力更令人關注。其中閱讀和寫作的關係,尤其是勞於讀書與逸於作文的關係很值得明辨。本文從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必備條件,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堅實基礎,逸於作文是勞於讀書的必然結果三個方面,論述了勞於讀書與逸於作文的關係。

[關鍵詞]讀書;作文;寫作 

21世紀的人類教育越來越向以人為本的教育邁進,人的核心素養越來越引起有識之士的關注。閱讀、思維、表達作為現代教育關注的核心能力,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重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未來人才必備的素質和未來傑出人才必備的基本能力中,閱讀和寫作能力都名列其中。閱讀和寫作對於人才的成長,起著重要的甚至是核心的作用。

閱讀和寫作有什麼必然的聯絡?自古以來都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和研究。元代程端禮在《讀書分年日程》裡說:“讀書如銷銅,聚銅入爐,大鞴扇之,不銷不止,極用費力。作文如鑄器,一冶即成,只要識模,全不費力。所謂勞於讀書,逸於作文者,此也。程端禮用“勞於讀書,逸於作文”八個字言簡意賅地指出了讀書對作文的重要意義。現代語文教育家葉聖陶則說:“閱讀是寫作的基礎。”

那麼,為什麼下功夫讀書,才可以輕鬆作文?“勞於讀書,逸於作文”透露出哪些內在關係呢?

一、“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必備條件

要能夠輕鬆地寫作,就必須下功夫讀書。因為,在寫作的過程中,不管是積累、模仿、借鑑,還是行文、修改,整個過程都離不開閱讀。只有精深、廣博、快速地全能閱讀,才能感知文章和文學的體裁特點及結構型別,才能領悟文章和文學的情感和意旨,才能活用文章和文學的思路、寫法和語言,這樣,為文章和文學的創作打下堅實的基礎。

1.只有“勞於讀書”,才能充分感知文字的體裁和結構。

要輕鬆地寫作,既得體,又對路,必須懂得文篇寫作的體裁特點和結構型別。在閱讀中,要深切感受所讀作品的風格和語言特點,培養敏銳的語感、文感和美感能力。因此,讀文先要識別體裁,感知語言,理清思路,把握結構。

要輕鬆地寫作,就要掌握文章和文學寫作的語言表達特點,要積累經典作品中的光輝思想和有用語言,就要勤奮刻苦地讀書,大量地吸收精神營養。“勞於讀書”,既可以感知不同文體的語言表達風格,又可以積累豐富的語言素材。“勞於讀書”,你才能夠體會到文章和文學的輝煌燦爛:有的樸實無華,有的清新靚麗,有的飄逸浪漫,有的理性思辨,有的豪放雋永,有的婉約秀美。

要輕鬆地寫作,就要辨析文章和文學的體裁特點和要求。要掌握文章和文學的體裁特點和要求,就要精心地讀書。勞於讀書,才能夠感知不同體裁作品的特點和規律。下功夫去讀書,才能夠熟悉記敘文、說明文、議論文等實用文章的特點和規律;下功夫去讀書,才能夠明辨詩歌、散文、小說、戲劇等文學作品的體裁特點和要求。莫言小學畢業,問鼎了諾貝爾文學獎,是和他大量的閱讀分不開的,更是和他下功夫閱讀經典名著分不開的,沒有深入地感悟名著的認識、表達魅力,沒有深入地感悟不同體裁的風格特點,他是不可能輕鬆地寫出那麼多作品,更不可能寫出一流的作品。

2.“勞於讀書”才能夠深入領悟文字的情感和主旨。

要輕鬆地寫作,就要懂得文章和文學作品表達的情感和凸顯的主旨。要懂得文章和文學作品表達的情感和凸顯的主旨,就必須透徹地讀書。勞於讀書,才能夠感悟文篇表達的深情和底蘊。闡幽地讀書,才能透過語言文字一步步深入理解作者表達的內情,發微地讀書,才能夠透過語言文字一步步深入體會作者表達的用心。

下功夫讀書,才能透過詞語句子段落,懂得表達了什麼內容,透過這些內容理解作品表達的情感。下功夫讀書,才可以感受到作者對祖國大好河山等自然風景的讚美與熱愛,才可以感受到作者對社會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等社會現象的歌頌與期盼,才可以感受到作者對思維花朵、生命成長等自我的激勵與反省。

下功夫讀書,才能夠透過語言文字理解作者表達的中心意思,明白作者寫文章的緣由和目的。凡有定評美譽的文章和文學作品,其緣由和意旨都應該是很明朗的或含蓄的。要明白文章寫作的緣由,透徹理解文篇的中心,非下苦功夫閱讀不可。不走進走出,不內聚外聯,即不下苦功夫閱讀,單憑走馬觀花式掠讀,快餐式飄讀,一知半解式淺讀,離本亂彈式歪讀,都不能很好地理解文字的深刻含義和作者的真正用意。

3.“勞於讀書”才能夠感受文字的寫法及其價值。

要輕鬆地寫作,就要掌握如何組織語言,掌握如何構思文篇,掌握寫作的方法。要掌握組織語言、構思文篇、寫作的方法,就要下功夫讀書。

下功夫讀書,才能夠了解文章和文學作品是如何組句成章、組章成篇、組篇成書的,才能透解文字作品採取了什麼構思,運用了哪些寫法,活化了哪些妙語。下功夫讀書,才可以在理解作品深刻思想內涵的基礎上,去品析和感悟作品的妙處,去辨析作品寫法和立意的緣由,去賞析作品語言精妙運用的魅力。下功夫讀書,才能夠調動思維,透過語言文字去思考文篇表達的內容,從描寫的內容想到現實生活中的事物,由此再結合自己的生活體驗去理解文篇表達的內涵和主旨。魯迅從《史記》《聊齋志異》中學習白描的手法,茅盾背誦《紅樓夢》並受其影響,這都為他們日後寫作起到了很好的借鑑作用。

古今作家的人生經歷足以表明,讀書對作家的創作生活並非可有可無。生活積累是寫作的第一源泉,閱讀積累無疑也是文字創作的第二源泉。

作者最新編著

二、“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堅實基礎

寫作源於生活,基於閱讀。葉聖陶認為“閱讀是寫作的基礎”,不但一般地對所有作者講閱讀對寫作的重要性,而且針對學生生活範圍窄的特殊情況,特別強調讀書對作文的重要性。“惟有先讀書,打好基礎,才能搞好寫作。”由此看來,“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堅實基礎。

1.“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第二源泉。

要能夠輕鬆的寫作文,必須有豐厚的生活積累。生活是寫作的直接經驗,屬於寫作的第一源泉。因一個人的時間和所處的空間總是會受各種因素限制的,所以一個人的生活經歷也總是有限的。不管是學生還是成年人,他所生活經歷過的,畢竟有限。而透過大量的讀書,可以穿越時空,去了解上下五千年的風土人情,去感受古今中外的天文地理,去體會內外宇宙的巨集觀微觀,故閱讀堪稱人類的“第二種生活”。下功夫閱讀,更能積累豐富的寫作素材,更能懂得運用語言表達感知事物的方法,更能感悟寫作的魅力。由此可以看出,閱讀取得間接經驗,是寫作的第二源泉,此之謂“勞於讀書,逸於作文”的要義、應有之義。

人類經驗的來源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來自自己實踐的直接經驗,一種是來自別人從實踐中提煉進文字的間接經驗。而對於學生來說,只進校門而未走進社會之前,吸取直接經驗的機會較少,所以就不得不求助於書籍這個間接經驗的寶庫。我國的經史子集等流傳至今,外國的經文、詩歌、寓言、戲劇、小說、評論等受人推崇,無不說明:充滿智慧和理性的間接經驗是很多人成長和前進的思想源泉。對於豐富的大量的第二種經驗和體會,往往離不開閱讀,尤其是勤奮地大量讀書。

2.“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意化基礎。

要能夠輕鬆的寫作,必須掌握如何透過生活中見到的各種事物現象,找到表達的中心或主旨。要做到這一點,則必須下功夫讀書。只有下功夫讀書,才可以瞭解到不同的作者是如何透過具體的現象和事物,寫出一篇篇傳世佳作的;只有下功夫讀書,才可以感受到不同的文章和文學是如何透過所寫物件,揭示出一個個令人震撼的主旨。只有下功夫的讀書,才能體會到作品如何立意以及為什麼這樣立意。著名童話作家曹文軒,從上學時代開始,就閱讀了大量的經典名著,潛心細讀古今中外童話作品,精心研讀童話作品的規律和特點,靜心品讀童話作品表達的技巧和魅力,為後來輕鬆創作大量的童話作品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3.“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物化基礎。

要輕鬆的寫作,就必須學會如何將內在的感情和主旨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下功夫讀書。下功夫讀書,可以感受經典名著是如何將中心和主旨用語言表達出來的;下功夫讀書,可以總結不同文章是用什麼方法將作者心中的話寫出來的;下功夫讀書,可以發現用語言文字表達中心的規律。

由此可知,“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物化基礎。沒有下功夫的精細閱讀,是不能輕鬆的寫文章和文學作品。

作者最新

三、“逸於作文”是“勞於讀書”的必然結果

下功夫勤奮大量地讀書之後,也就具備了“逸於作文”的基本條件,有了“逸於作文”的基礎。

1.古今中外無數作家和文字工作者的實踐表明,“逸於作文”是“勞於讀書”的必然結果。

大凡成為作家的,能夠提筆一揮而就的,沒有一個不下功夫讀書的。司馬遷之所以順利完成被稱為“史家之絕唱”《史記》,是和司馬遷在此之前,下了很大功夫閱讀各種歷史和傳記著作分不開的。當代語文教育家、文章學家、閱讀學家曾祥芹寫文章信手拈來,洋洋灑灑著述1200多萬字著作,這基於他下功夫閱讀了數以萬計的書的積澱。大凡提筆能寫、輕鬆寫文章的普通勞動者和文字工作者,往往都是下功夫讀書的愛好者。在中國1400多萬中小學教師隊伍中,語文老師就往往比其他學科老師能寫教學反思、研究報告等,這和語文老師比其他學科老師下功夫研究閱讀過很多文章和文學作品有很大關係。

2.“逸於作文”者,必是先“勞於讀書”,且在讀書過程中有著獨特的讀書動機和追求。

勞於讀書的人,不管從事什麼職業,做什麼工作,一定有他勞於讀書的動力和緣由。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在30多歲時已經成為了青年作家,但他仍然下苦功夫閱讀古今中外名著,研究各類文學作品創作的特點和規律。這是由於他在當時就立志,要寫出不同於其他作家的作品。正是基於這個動力,他才下苦功夫閱讀各類經典作品,他才得以順利的寫出好的作品,才得以問鼎諾貝爾文學獎。

3.“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必然趨勢,是閱讀生產力的轉化和質的飛躍。

無論是發奮讀書,還是發憤讀書,仁人志士都不會只是為讀書而讀書。凡古今人物下功夫勤讀苦學者,有的是為了改變自身的命運,有的是為了拯救民族的厄運,有的是為了國家的幸運……不管如何,讀書為的是提高生命質量,提升生活境界,實現人生抱負。

一個人下功夫讀書,讀到一定程度時,往往就會把自己的想法和對事物的認識寫下來,用於提高自己的生命質量,同時有時也是為了幫助更多的人。兼文章家和文學家於一身魯迅先生從小就下功夫閱讀了大量的各類文章作品,從中思考了社會現實的種種狀況後,高瞻遠矚地深思和遠慮中華民族今後的出路,寫出了一篇又一篇振聾發聵的大作。這也說明了勞於讀書是逸於作文的必然。魯迅的名言“靜觀默察,爛熟於心,凝神結想,一揮而就”,提煉了這條真理。

北宋文豪歐陽修在回答怎樣輕鬆地把文章寫好時說:“無他術,惟勤讀書而多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懶讀書。每一篇出,即求過人,如此少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擿,多作自能見之。”這充分表明,只有勤讀書、下功夫讀書,才能夠輕鬆安逸的寫作了。

總之,“逸於作文”既是“勞於讀書”這種精神自如的寫作狀態,是人們勤奮讀書的量變成果和質的躍升。

曹洪彪,北京市朝陽區教育科學研究院正高階教師,北京市語文特級教師,新概念快速作文創始人,中國文章學研究會副會長。

有兩項成果獲得教育部表彰的國家級成果獎。主持完成國家、省市級規劃課題11項。創立的中小學新概念快速作文教學成果應用推廣到30多個省市,讓老師會教願教樂教作文、讓學生會寫願寫樂寫作文。

出版專著《曹洪彪新概念快速作文》《讓每個學生學會快速作文》《新概念快速作文教學案例創新設計》《新概念快速作文課本》等36本

瞭解曹老師的成名故事?點選瞭解——

名師之路 | 曹洪彪:名師成長的七個密碼

閱讀曹老師更多文章?點選關注——

對新概念快速作文有興趣?點選瞭解——

關於遴選全國中學新概念快速作文基地學校的通知

對曹老師新編的《下水作文》有興趣?點選瞭解——

首屆“文章杯”中高考下水作文大賽群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