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發生慘案:妻子和老闆偷情被丈夫現場抓包,他持刀將情夫砍死

發布時間: 2021-11-26 04:37:59
分類: 娛樂

婚外情不僅嚴重影響夫妻關係,違背社會公德,甚至是一些刑事犯罪的導火索。

根據民法典的規定,夫妻應當互相忠實,互相尊重,互相關愛。不過由於婚姻是門大學問,有時候也頗為複雜,婚外情的確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如果一方只是出軌,其實走法律途徑,是解決不了事情,對方並不會因此受到相關法律懲罰,除非兩人因此離婚,協議離婚不成功,便可以走訴訟離婚。


今年9月15日晚上九點左右,家住元陽縣攀枝花鄉某村的阿明(化名)與妻子小麗(化名)以及丁張(化名)一塊在丁張租住的地方吃了飯,喝了酒,丁張是在今年上半年到了該村做工程,準備來說,丁張是小麗的老闆。

阿明與小麗畢竟是夫妻,小麗有了變化,阿明還是能夠察覺到的,更何況小麗與丁張來往得較為頻繁,村裡頭也傳出了小麗與丁張的風言風語,阿明覺得妻子是有外遇了,不過阿明並沒有實質的證據,只是猜測,所以也沒有什麼行動。

直至今天夜裡,與丁張吃晚飯、喝完酒,阿明總覺得妻子與丁張之間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後來回到家,阿明因為繳納醫療保險費用的事情與小麗發生爭執,他的心裡面憋得慌,說話也難聽,小麗並回了孃家,不過距小麗離開家後大約過去半個小時,阿明的心裡頭越覺得不是滋味,認為小麗對不起他。

阿明便從廚房拿了把刀,把刀藏著去到了岳母家,詢問小麗在不在,岳母說小麗已經睡下了,但岳母並沒有讓阿明進屋檢視情況,而小麗的確是回到過孃家,但期間收到了丁張的訊息,小麗大概也沒有想到阿明會出來找她,她就去了丁張的租房。

雖然岳母稱小麗在她家,但阿明心裡面覺得小麗是不在的,拿著刀在村裡頭晃悠,就到了丁張租住的地方,看到丁張屋的燈還亮著,走近還能聽到男女的聲音,而那女子的聲音,阿明再熟悉不過,就是小麗。


阿明氣憤不已,一腳就把房門踹開了,就看到小麗與丁張躺在一張床上,他們顯然沒有料到阿明會找過來,不過不管他們再怎麼想辯解,事實擺在面前,一切說辭都顯得蒼白,更何況阿明並沒有留時間讓他們開口說話,拿著菜刀就砍了過去,先是朝小麗砍了兩刀,小麗倉皇逃跑,拿著衣褲往門外跑,跑回了孃家。

阿明則還拿著刀砍丁張,丁張躲閃不及,頸部等重要身體部位都受到傷害,最終死在了阿明的刀下。見丁張沒了動靜,阿明意識到自己殺人了,在床上躺了會,又跑去找小麗,不過岳母並沒有開門,阿明叫嚷了一陣後便離開了。

阿明知道自己不可能逃過法律的制裁,他殺了人,警方肯定要抓他,於是阿明找到了自己的叔叔,說自己殺人了,讓叔叔報警。警方很快趕到,阿明便把凶器給了警方,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為。

在本案中,阿明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根據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規定,犯故意殺人罪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故意殺人罪侵犯的是他人的生命權,而生命權是公民最根本的人身權利,一旦生命權喪失,其他權利也無從談起,因此保護公民的生命權不受非法侵害,是我國法律的首要任務。

而從性質上,故意殺人案件通常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嚴重影響人民群眾安全感的案件,適用於死刑;一類是因婚姻家庭、鄰裡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案件,在判處重刑尤其是適用死刑時應特別慎重。

本案中,小麗與丁張的婚外情關係存在有一定的過錯,對引發此案負有一定的責任,但並不屬於重大過錯,不過依然可以影響到對阿明的量刑,另外,阿明在案發後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從輕處罰。

最終,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該案後,依法作出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阿明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賠償附丁某家人經濟損失8萬元。


倘若丁張沒有與已婚女子小麗開始一段不正當的男女關係,破壞小麗與阿明的夫妻感情,又怎麼會給自己招來這場禍事,因此丟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