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文化綜藝,就靠氣質取勝!_場景

發布時間: 2021-11-26 04:44:13
分類: 娛樂

近來,東方衛視在文化類節目上動作頻頻。

11月12日,又一檔文化類節目上線——《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

這是一檔以魏晉、唐、宋的詩詞文章作為圍讀主題的特別節目,一共3期。

1號用以「新」傳「文」、以「文」塑「娛」、以「娛」彰「城」,來概括這檔節目的價值輸出。

1

以「新」傳「文」

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但是,如何讓這些精神財富在現代社會中,不但不被蒙塵,還能熠熠生輝,是需要創造性地轉化、創造性地發展、創造性地傳承的。

因此,文化類節目的「核」,應當是傳統的;但是,文化類節目的「表」,應當是創新的。

1號之所以很欣賞《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就在於,它用了非常多創新性的形式,把文化的核心徐徐鋪展、娓娓道來——

它結合了單人的「讀」、雙人或三人的「演」以及眾人的「評」,將傳統詩詞的「吟誦」與現代戲劇的「圍讀」相融合,由此,彷彿做了一個古代與現代交融,有一種古意與新潮的碰撞之妙。

以首期《魏晉風骨》專場為例,節目依「誡」、「別」、「絕」、「往」四個主題詞被劃分為四個篇章,比如在第一章「誡」中,先是濮存昕與劉佩琦分別誦讀陶淵明、諸葛亮的經典篇章《責子》、《出師表》——這是「讀」;

接著,濮存昕與劉佩琦分別帶入到文字中的人物角色,扮演起育有五子的陶淵明與育有「三子」(稱劉禪為第三子)的諸葛亮,兩位跨時空的父親進行交流——這是「演」;

最後,回到另一場景,表演嘉賓與文化嘉賓聊起了剛剛濮存昕與劉佩琦讀與演的這一段,于丹說道,雖然都是家誡體的文學,但是,一個是臣對君的規勸,一個則是父對子的道歉——這是「評」。

先有原文,讓觀眾能夠品茗原汁原味的經典古韻;後有演繹,透過更加白話、感性的表演,讓觀眾情境式地理解文學意譯;再有發散,透過表演嘉賓與文化嘉賓交流,帶出更多文學背後的知識點、資訊量。由此,讓觀眾一層一層地、循序漸進地,透過電視大屏,吃透文學經典。

值得一提的是,1號發現了《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其實有兩種開啟方式——

既可以「伴隨式地聽」,因為它有極強的音樂性,這個音樂性包括了文字本身的音樂性、誦讀創造的音樂性、現場伴奏的音樂性,它的聲音愉悅感非常強,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聲音產品」。

又可以「專注式地看」,因為節目的知識密度不低,比如,在誦讀環節中,原文下面還配了白話文的翻譯,比如,節目插入的畫面多選用傳世名畫。所以,畫面上又有非常多細節性的知識點。

因此,這是一檔非常適合客廳場景的文化類節目,當觀眾忙時,伴隨式地聽,能夠聽到一種感官性的愉悅感;觀眾投入時,專注式地看,能夠收穫很多巧思精心植入的知識點。

而這兩種「開啟方式」的精心準備,就是一種理解了現代人新的媒介接觸習慣,所改良的適配於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傳播的新樣態。

2

以「文」塑「娛」

這樣一檔節目,也在重塑文娛美學的標準。

大而美,需要濃妝;小而美,贏在氣質。

《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之所以可以做到「小而美」,就是勝在「腹有詩書氣自華」,做足了文化節目的「氣質之美」。

節目首先定下了一個整體古樸風、書卷色的美學基調——

場景上,兩個主場景都是既簡單樸素又有中國古風之美:

「讀」與「演」的第一場景,是偏「寫意」之美的。整體舞颱風格仿中國古畫,線條極簡、色塊分明,背景是捲軸畫式的古色螢幕,前景是仿山水畫又像山、又像水、又像雲的舞臺輪廓,除了幾位人物,其餘都是留白,舞檯燈光集中於舞臺中央,其餘都是黑景。不多增一筆,不多增一色,恰是還原了中國美學「增之一分嫌多,減之一分嫌少」的分寸感。

「評」的第二場景,則是偏「寫實」之美的。一把古董長桌,六把雕花木椅,幾盞清茶淡酒,節目組把文人雅士們坐而論道的場景搬上大屏。雖是寫實,但也剋制,不用明晃晃的燈光,而是三分仿古七分現代地在後景準備了四盞圓形燈光,其餘仍是大塊黑景,像是古時文人秉燭夜談,又有幾分現代設計的審美最佳化。

視覺上,除了場景帶來的視覺,其他畫面,一律從古:

既有融入中國書法的元素,作為每個篇章的轉場;

亦有融入中國古畫的元素,作為節目重要的視覺組成部分。

所以,這甚至超出了「文學類」的文化節目,你還會因為這檔節目,涉獵「書法藝術」「繪畫藝術」。比如,在第一章誦讀諸葛亮的詩篇時,配以明代畫卷《出處圖》,在第四章誦讀蔡文姬的詩篇時,配以明代畫卷《胡笳十八拍圖》《文姬歸漢圖》。

在聽覺上,誦讀場景融入了各種現場樂器的同臺伴奏:

包括了東亞的琵琶、非洲的鼓、日本的尺八、中國洞簫與古琴、西方長笛與大提琴等,呈現具有中國風和世界風的中國故事和中國聲音。

需要注意的是,這些樂器的融入,不僅為了提高節目的音樂性審美,它還服務於詩篇的文學性、人物的適配性,它是有設計感的,將樂器與詩篇與人物,進行了有設計的連線。

以第一期為例,第一期的主樂器是東方的古琴與西方的大提琴。

在同一場景中,劉佩琦的諸葛亮配以大提琴,而濮存昕的陶淵明配以古琴,因為大提琴低沉的音色更符合諸葛亮憂慮天下的品格,而古琴悠遠的音色更符合陶淵明田園詩人的定位;

曹操配以大提琴,而蔡文姬用古琴,因為大提琴的渾厚相對更貼近男性,古琴的清揚相對更貼近女性。

所以,透過《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我們可以生動地認知到:

小成本不代表低品位。

恰恰相反,它可以在剋制中、在分寸中,做到很高階,精緻而不鋪張。這恰恰是我們需要倡導的以文塑娛的新電視美學。

而這樣被重塑美學的文娛節目,也給人帶來一種很靜心、很治癒的審美體驗,在看多了浮躁之風的節目之後,它有一種返璞歸真之感。

3

以「娛」彰「城」

相信大家都意識到了,地方與媒體正在形成越來越緊密的連線。

媒體傳播了一個地方的形象,地方賦能了一個媒體的文化背景。

這種「相互作用力」,在東方衛視與上海間,表現得異常緊密。

首先,這樣一檔節目,本身就是在塑造上海的文學品格。

過往,我們對上海的城市品牌印象,更多集中於「時尚」、「經濟」,但是透過《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這樣高品質的、文學性的節目,透過全國全域傳播,大家也會豐富起對上海城市屬性的多樣性,尤其節目做得越好、經典理解得越深,人們越能感受到上海是一座文學品味越高的城市。

孤木不成林。只有一檔優質文學節目,不如一條優質文學線節目帶,來得更有品牌穿透力。

《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由五糧液集團、南方週末旗下影片品牌南瓜視業共同打造,共三集,東方衛視選擇週五黃金時段播出,可以理解為一種「試播」嘗試,在此基礎上,東方衛視推出更加大型的實景創意圍讀古今文學經典節目《斯文江南》、課本+代際溝通綜合類真人秀《出發吧!語文書》等全新品類的「文學線節目帶」,進一步強化上海與文學之間的形象連線。

由此,透過一系列的型別化節目,會有越來越多的文學領域的資源、人才、專案,向上海聚集,這也就是地方媒體的力量,能夠成為一個城市發布英雄帖的視窗,釋放求賢訊號。

獨林不成森。只有文學,也不能稱之為一個「文化強市」。

因此,為了全面服務於上海文化軟實力提升,在「文學線節目帶」之外,東方衛視還全面儲備了各種型別的文化節目:

比如,大型融媒體直播特別節目《2021上海旅遊節「建築可閱讀」十二時辰全媒體大直播》和《文明探源看東方·何以中國》,中秋主題晚會《朤月東方——中秋夢幻夜》,實景海派喜劇《石庫門的笑聲》,呈現上海城市品格和城市精神的《下一站》,以「微紀錄片」講述上海博物館寶藏的《了不起的寶藏·探寶上博》......

這其中,有晚會,有綜藝,有紀錄片,有直播特別節目,各種形式節目都在進行文化融入、文化創新。

也透過這樣一副內容的集體面貌,更全面地展現東方衛視與上海之間的文化締結。

以「新」傳「文」、以「文」塑「娛」、以「娛」彰「城」,層層遞進,傳承了文化、重塑了文娛、彰顯了城市,進行了一次創新與傳統、文化與娛樂、城市與媒體的交相呼應。

而能達到這樣一種關係遞進,離不開深厚的內功。

我們能明顯發現,今時今日東方衛視的文化類節目,比起多年之前,好看的非常多,不管是模式上的精妙,還是視聽上的審美,亦或是傳播上的周到。

恰恰是這些年東方衛視整體內容製作能力的提升,才為這一波「海派創新文化節目潮」的到來,儲備了充足的能量。

來源:11月12日微信公眾號「傳媒1號」

解鎖更多精彩影片↓↓

五糧液《中華文脈•經典圍讀會》

致敬和美盛世

強勢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