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軍深入敵後幹掉16人、滅一個連部,老山英雄今已退休,家庭美滿

發布時間: 2021-11-26 04:52:27
分類: 軍事

“趴在草叢裡,慢慢舉槍,緩緩瞄準。也許是有些激動吧,他的槍口居然微微有些顫抖,他不得不暫停下來,然後把整個頭都埋在草叢裡,用力地吸著草叢裡那泥土與草葉混合的刺鼻異味,這讓他腦袋裡緊繃的神經稍稍地得到緩解。覺得心神穩定後,陳洪亮才把手指放在扳機處,冷冷地看著目標,默默地等待那稍縱即逝的最佳時機。”——選自火樹同志著作《孤膽狙擊》

該著作以“孤膽英雄”陳洪遠為原型。

1984年4月28日凌晨5點56分,老山戰役打響。

時任“老山主攻團”第118團1營1連4班班長的陳洪遠,帶領隊伍行進至越軍防禦結合部時,不幸遭到敵人猛烈炮擊。

山高坡陡,地勢險要,一時難敵炮火連天,他和隊友很快便失去了聯絡。

正無措之時,他想到了團首長戰前的話:“在山嶽叢林地作戰,容易被敵人的炮火打散或者走散,如果有人遇到了這種情況,那就是各自為戰。哪裡有槍聲就往哪裡打,槍聲就是命令,槍響的地方就是主戰場,高的地方就是主峰。”

身為軍人,哪怕只有一線生機,都必須去執行任務!

團首長的一番話點醒了陳洪遠,於是他未作停留,仔細觀察了周圍的情況後,摸索著槍聲的方向,毅然向南方前進。

密林地形犬牙交錯,在經過一片高地時,兩發炮彈直直向他射來。

情急之下,他迅速臥倒一滾,避開了左邊的炮彈,卻碰到了右邊的炮彈。

幸運的是,炸彈居然沒炸,右邊的是一發啞彈!

就在他鬆了一口氣,準備繼續前進時,無意間聽見了一陣滴滴答答的電報聲。

循著聲音,他繞到越軍高地側後,在一處偏僻之地發現了一條環形戰壕,裡面隱隱約約傳來說話的聲音。

他小心翼翼地翻過一米多高的鐵絲網,悄無聲息地鑽入了戰壕。

剛前進沒多久,陳洪遠就在一拐彎處瞥見了個人影,對方同時也發現了他,迅速隱蔽了起來。

拐彎處地形複雜,攻擊時最容易失手,一時間雙方僵持不下。

陳洪遠緊貼著牆壁,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而後從懷裡掏出一個手榴彈,往旁邊一閃,蹲下來猛地一投。

可沒想到的是,手榴彈撞到了戰壕邊上,一下子又彈了回來,正向外冒著青煙。

千鈞一髮之際,他以最快的速度撿起了手榴彈,站起身迅速地扔了出去。

這一次角度正好。

只聽手榴彈轟的一聲炸開,正好炸在了敵人的頭頂之上。

解決了此番危機後,陳洪遠繼續沿著戰壕前進,路上又接連不斷地遇到了好幾波越軍。

由於不斷地開火掃射,他用光了身上僅有的幾個彈匣,於是便就地取材,每打倒一波敵軍,便從屍體上取下彈匣,一一插在了自己的彈帶上。

戰壕內部的坑道盡頭,是一間電報室,裡面不斷傳來對話聲與機器嘀嗒聲。

陳洪遠悄悄摸索到門口,一下扔出兩枚手榴彈,順利炸死了3個敵人。

待眼前硝煙漸漸散去,他快速潛入,用匕首割斷了電纜和電臺送話器,一把扯斷了電臺耳機上的天線,又將兩個明碼電報記錄本裝進包裡,之後便迅速撤離了這偏僻之地。

離開戰壕後沒多遠,陳洪遠又來到了一個狹小的短洞。

洞裡沒人,只有幾套敵軍的服裝和一些檔案資料。

正當他研究服裝上的銜位徽章時,突然察覺到背後有細微的腳步聲。

他來不及思考,身子出自本能的一閃,直接一個點射將對方擊斃。

這時,洞口不遠處傳來更多窸窸窣窣的腳步聲,是敵軍的大部隊來了。

這次交鋒敵眾我寡,面對敵人連續不斷地掃射,他逐漸招架不住,被對方扔進來的一枚手榴彈炸傷手腕和頭部。萬幸的是,傷口並沒有波及要害。

此時,外面的火勢也突然停了下來,陳洪遠見此形勢,索性不出聲裝死,打算藉此迷惑敵人。

誰知敵人並沒有上當,而是放一隻大黃狗進洞來試探情況。

眼看著大黃狗狂吠著向自己撲來,他心裡清楚敵人已經發現了端倪,無奈之下,只能先開槍打死狗,再找出口撤退。

然而,就在他繞過洞口,朝之前的戰壕跑去時,卻被一梭不知從哪個方向來的子彈打中了左眉。

見子彈打入得不深,他一咬牙,徒手就把彈頭拔了出來,眉骨處頓時鮮血汩汩,左眼幾乎看不清東西。

他飛快返回洞內,用棉花和紗布簡單包紮後,帶著從電報室繳獲的戰利品一路顛沛逃離,焦急地尋找著大部隊。

途中,陳洪遠遇到了另外3名傷員,他把自己僅剩的4枚手榴彈分給兄弟們,並對他們說:“如果遇上很多敵人,咱們就扔3枚手榴彈,剩下1枚咱們四個人抱在一起拉響手榴彈和敵人同歸於盡,寧死也不當俘虜!”

在接下來的三天三夜裡,四人用近乎爬的速度,往越軍陣營相反的方向挪去,彈盡糧絕之後僅靠喝泥水、吃蚯蚓維生。

有一次,四人聽到營長劉年光等人在呼喊他們的名字,且距離他們藏身的野草叢僅有5米,但他們卻因為虛弱至極無法迴應,最終錯過了被救的機會。

到了第四天,劉營長再次帶人分成小組,撥開草叢拉網尋找,這才找到已然奄奄一息的四人,將他們抬回了陣地。

副團長向坤山後來回憶:“當時陳洪遠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被送到醫院時,左眼傷口已經嚴重感染,最終沒有保住。”

老山之戰順利取得大捷,陳洪遠的英勇事蹟得到了廣泛關注。

事後部隊特意成立調查組,按照陳洪遠的口述仔細原路調查,最後證實了他的光榮戰績——獨自一人為伍、五個多小時內6次與敵接觸、共斃敵16人、消滅敵方一個連部。

不久後,以鄧小平為核心的中央軍委授予了他“孤膽英雄”榮譽稱號,此舉也讓國民深刻記住了這位勇敢無畏的共產主義戰士。

傷愈出院後,陳洪遠奔波全國各地作巡迴報告,廣受人民群眾歡迎。

後來,他接受到雲南大學發出的入學邀請,於1986年9月進入雲南大學中文系學習了四年,畢業後先後在118團、40師等單位多少文藝演出單位擔任領導職務。

由於思念愛人,陳洪遠最後選擇調回北京。

在北京任職期間,眼疾不便的他拒絕專車接送,每日堅持騎腳踏車上下班,曾幾次連人帶車掉進臭水溝裡。

不僅如此,他在生活方面也從不貪圖權利之便,總是把組織提供的住房讓給其他同志,自己一家三口則擠在40多平方米的房子裡度日。

即使身份光榮,卻從不居功自傲,始終保持低調儉樸,他曾說:“想發財,我早就脫軍裝了。”

據統計,陳洪遠戰後共作了上千場事蹟報告,每場活動都是親力親為,積極準備。

他說:“雖然一己之力有限,但我傳播的思想只要影響到一個人,他就會成為一粒種子。在土壤裡生根發芽。”

每次報告活動中,被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一個人獨自打仗的時候怕不怕。

陳洪遠總是搖搖頭:“說實話,我當時真沒感覺到怕。”

對於他而言,參加老山之戰時已是入伍的第四個年頭。謙虛來說,已經算是個有經驗的老兵了。

況且,平日裡他一向訓練有素,認真刻苦,成績一直處於師、團兩級的拔尖位置,早已具備了過硬的軍事素質。

因此到了真正的戰場上,哪怕獨自一人也不足為懼。

2007年,陳洪遠攜家人到軍博參觀《我們的隊伍向太陽》展覽。

在立功簿上,兒子陳舉發現了父親的名字。他看了許久,又拍了不少照片。

那一次,陳舉心裡有了“英雄父親”的概念。

2016年1月11日,一名記者有幸採訪到陳洪遠。他對記者表示自己現在生活得很好,家庭事業有成。

“我有幸參軍入伍來到40師這樣一支英雄部隊,又有幸參加4.28老山之戰,更幸運的是我沒有犧牲在戰場。比起那些長眠在烈士陵園的好戰友,還有那些雖然活了下來,但生活得並不好,甚至很困難,有些還過早離世的戰友,我是幸運的。現在我退休了,但我決心利用各種主客觀條件和因素為戰友們儘可能做一點實事,不能讓他們流血又流淚!”他如是說。

身陷越軍狼窩,三天三夜生還;一人為伍作戰,越軍聞之膽寒。

“孤膽英雄”陳洪遠的英勇事蹟頗有“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之氣勢,為中國人民的尊嚴博得了國際讚譽。

面對中央軍委授予他的光榮稱號,他表示:“我要把黨和人民的關懷化為巨大的動力,把榮譽當作前進的起點,盡心盡力把邊疆建設好,保證在今後的工作和戰鬥中,為黨,為人民作出我應有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