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浙江一92歲老農登記資訊,竟是特等功臣,驚動當地領導

發布時間: 2021-11-26 05:04:34
分類: 歷史

2019年9月某一天,浙江省寧波市寧海縣越溪鄉七市村有一戶人家裡來了一群陌生人。這群陌生人來到這裡後,整個村子立馬就不安靜了。村子裡的老百姓們很少見到有這麼多外人來到村子裡,他們都很好奇,所以都紛紛走出家門前來看熱鬧。

當村民們都出來觀望時,這時候人群中有人說道:「哎,大夥兒快看,他們都往村裡老應家去了。咱們也快點去看看有什麼熱鬧。」村裡人一股腦地都往這個人口中提到的「老應」家裡跑去。

來到老應家門口,他們看到一幅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的場景,這裡可以說是一片喜氣洋洋,讓人震撼。村民只看到一群陌生人走進了應家的院子裡,其中一位帶頭的女士手裡捧著鮮花,獻給了院子當中的一位老人,然後鄭重地將一個精美的紫色盒子交到了老人的手裡。這位老人接到東西後,顫抖著雙手,努力地舉起右手敬了一個莊重的軍禮。

圍觀村民都很驚訝:「這不是應隆滾嗎?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會這麼熱鬧?」經過打聽,村民得知這位女士是寧海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的領導,根據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委託,她頒發給應隆滾「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紀念章」。

這位女領導的到來讓應隆滾一下子聲名大噪,人們這才知道原來應隆滾這位92歲高齡的老人,曾經立下過赫赫戰功,他參加過渡江戰役、廣東戰役、廣西戰役,還到雲南參與過剿匪,被評為「特等功臣」。

那麼,這位名叫應隆滾的老功臣究竟經歷過哪些事情呢?為什麼默默無聞地當了70年農民,直到2019年才被人想起?其實如果不是退役軍人事務部開展的退役軍人資訊採集工作,應隆滾可能不會把這個祕密公之於眾,甚至會將其埋藏在心底離開人世。

可是在2019年4月份,因為要幫助老人填寫退役軍人資訊,這下他的資訊才被透露出來。應老的兒女們從箱底翻出了一包東西,這才揭開了65年前的祕密。

1927年,應隆滾出生於浙江省寧波市寧海縣越溪鄉七市村。應隆滾的父親是一個銅匠,憑藉著銅活謀生,雖然家庭沒有那麼寬裕,但是還能過得去。

然而這種平常日子很快就沒有了,應隆滾5歲時,父親因病去世,9歲時,母親也亡故了。這下,應隆滾成了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只有一個哥哥與他相依為命。

哥哥從小跟著父親學習銅活,但是手藝不好,只能勉強餬口,沒有太多的能力去照顧弟弟。為了生存,應隆滾只得到地主家放牛,同時要幹很多體力活,這樣的日子非常艱苦,但是他透過自己的辛勤勞動活了下來,並且逐漸長大。

1947年,國民黨為了打內戰,不斷抓壯丁擴充自己的隊伍,19歲的應隆滾被抓了壯丁。在沒有經過什麼正規訓練的情況下,他被安排到了部隊倉促地送到了戰場上。國民黨軍隊內部等級森嚴,每一層都要剋扣軍餉,剝削十分嚴重,這讓應隆滾非常厭惡。於是,他萌生了逃離的想法。

1948年11月,淮海戰役爆發,國民黨在此次戰役中大敗,應隆滾所在的部隊參與了這場戰役。戰役中,隊伍發生了起義,決定脫離國民黨軍隊,就這樣應隆滾脫離了國民黨的隊伍,加入到了解放軍。

後來,他被編入到了第二野戰軍第4兵團第14軍41師122團炮兵連。從國民黨軍隊轉移到解放軍可以說是應隆滾一生的轉折點。在解放軍隊伍中,官兵平等,紀律非常嚴明,正能量滿滿。應隆滾在部隊中和戰友們同吃同住同訓練,還一起讀書寫字。在解放軍的隊伍中,他第一次感受到軍隊的溫暖。

此後,應隆滾跟隨著解放軍隊伍南征北戰,走遍了我國中部和南部地區,參加了一系列戰役。每次戰役都是一次考驗,也是一次洗禮,應隆滾在戰役中不斷學習成長,終於成為了一名經驗豐富的優秀炮兵戰士。

他為戰友們提供強大的火力支援,在戰鬥中他逐漸明白——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只有共產黨才是全心全意為了人民,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1949年12月16日,應隆滾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他的黨齡和新中國同歲。1950年,應隆滾跟隨部隊前往雲南省保山市騰衝市剿匪,這裡的土匪非常剽悍,他們熟悉當地環境,經常襲擊騷擾當地群眾。

除此之外,這些匪徒非常狡猾,一聽到我軍前來徵討,他們就倉皇地逃竄或者利用地形的特點來抵抗我軍。想要徹底消滅這些土匪,必須要花費一些心思才行。應隆滾到了雲南後,他發現了土匪的這個特點,為此他建議部隊用迫擊炮打擊那些躲在山丘後面的土匪。

在一次戰鬥中,炮兵團想要攻打山上的一夥土匪。在土匪被打散後,其中的土匪頭領騎著馬就跑,一旦這個土匪頭子跑到了密林裡,那就很難再繼續追擊。應隆滾當機立斷,迅速調整好彈道,一發炮彈就把匪首炸到馬下,當場死亡。這場戰役,應隆滾立下了大功。

1950年年底,我軍召開表彰大會,應隆滾因為其卓越的功勳被授予「特等功臣」的稱號。4年後,西南剿匪逐漸接近尾聲,這個時候應隆滾已經27歲了,他決定復員回家。

1954年上半年某天,寧海縣轉業建設委員會來了一名轉業士兵,這名轉業士兵就是應隆滾。委員會工作人員讓他填寫了一張轉業登記表,在表上他看到有一欄要標明自己的立功和獎勵情況,他想了想,直接把這一欄隔了過去。同時他在態度和意見一欄上寫下了「服從組織分配,叫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字樣。

經歷過戰場的洗禮,應隆滾已經看慣了流血犧牲,能夠活著回來已經十分滿足了,相對於那些犧牲的戰友們,應隆滾覺得名譽都算不上什麼。對於轉業安置,他沒有什麼苛求的。應隆滾先被分配到了縣農業局農林科,這個工作非常輕鬆。

然而,應隆滾三個月就做不下去了,他主動給組織遞交申請要求換到艱苦的農村去,去做最基礎的農業生產。組織同意了他的請求,於是應隆滾就被安排回家做一個農民。

回到老家之後,應隆滾才發現自己在村子裡根本沒有宅基地,沒有房子,只有父親留下的一間破舊的茅草屋,於是應隆滾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就住下了。村子裡的人聽說應隆滾從縣裡面回來當農民,都認為不值當,有的人罵他傻。但是對於村民的說法,應隆滾絲毫不在意,也從來沒有解釋過,只是簡單笑笑應付。

很快,應隆滾結婚生子,開始組建起自己的小家庭。成家後,他依靠種地來勉強維持生活,日子非常地窮苦。後來因為自然災害,家裡人經常缺吃少糧,到了最艱難的時候,他們只能靠野菜為生,食不果腹是經常的事情。

當時應隆滾還擔任著集體食堂的主任,食堂的領導看到應隆滾家的孩子吃不飽飯,覺得可憐,於是就讓應隆滾從食堂拿點稻米回去給孩子熬粥喝,但是應隆滾直接拒絕了,他說道:「我的孩子可能要喝粥,那麼其他人的孩子該怎麼辦,我是食堂的主任,我絕不會這麼做的。」這就是一位共產黨員的覺悟,他做到了公私分明,為人正派。

憑藉著自己的一身正氣,應隆滾得到了村民的信任,先後被選舉為生產隊長、調解委員。在村子裡,他擔任村幹部將近三十年,工作上非常一絲不苟,不管是什麼髒活累活,他都是第一個衝上去。

實際上應隆滾家裡要比其他村民困難得多,他家裡有七個孩子,兩個男孩,五個女孩,憑藉著他一人來賺工分養活一大家子人非常不容易。家裡經常是窮得揭不開鍋,孩子們也經常挨餓,但是應隆滾從來沒有利用過一分的職務便利,沒有動用過公家的一分錢和一顆糧食。

村裡的人看他過得這麼辛苦,都替他感到可憐,有的人還當面問他說:「放著城裡好好的幹部不當,非要下鄉來做農民,做農民有什麼好的,吃不飽穿不暖,看你現在的樣子肯定得後悔吧。」

應隆滾沒有說話,只是簡單地笑了笑,在他心裡對於現在這樣的生活,他沒有任何抱怨,只是無怨無悔。實際上,應隆滾憑藉著特等功臣的榮譽功勳可以請求組織上給予幫助,甚至讓國家給他安排一個好的工作,但是應隆滾從來沒有向組織開過口,從來沒有要求國家為他提供任何的照顧。

他從來都是默默勞作,也沒有給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家人提起過曾經的輝煌戰績和卓越的功勳。家裡人也不知道應隆滾曾經在戰場上立過大功,只知道他曾經是一名軍人。

每年過節,學校都會邀請應隆滾給孩子們講課,講述戰爭年代英雄們的故事,每次講著講著都不自覺地流下熱淚。

孩子們會問他為什麼流淚,應隆滾抹了抹眼淚說道:「要是他們能夠活到現在,那該多好啊。」經歷過戰爭,看過那麼多人的犧牲,應隆滾非常珍惜和平時光,在他心裡,活著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2019年,國家開展退役軍人資訊採集工作,這個時候應隆滾已經92歲了,無法自主填寫表格。為了保證資訊完整準確,孩子們決定把父親壓在箱底的包裹拿出來,準備為父親填寫資訊採集表。

當孩子們把父親的舊包裹開啟後,他們都驚呆了,原來裡麵包著五枚紀念章。孩子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竟然立下過這麼多的功勳,但是他從來沒有給人提過。孩子們把父親得到的榮譽如實地填到了登記表上,寧海縣收到訊息後十分驚訝,沒想到寧海縣竟然有一個大功臣。

孩子們問應隆滾:「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提過這些榮譽?」應隆滾一臉淡定地說道:「這沒有什麼好說的。」

身份曝光後,應隆滾每天都有2600元的補助,兒女們認為父親是個大英雄,理應分配到一份體面的工作,但是應隆滾對他們說:「我們現在已經非常好了,不能再要求更多了,你們也是一樣!」

如此樸實的老人,讓我們不由自主地對他產生了尊重,這就是應隆滾,一個經歷過戰爭的老兵。我們應該向這位老兵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