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提出“大仁政”,很多人不理解,但今天都變成了現實

發布時間: 2021-11-26 05:17:56
分類: 歷史

什麼是“仁政”?

按《孟子·梁惠王上》的說法,是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雖地方百里也可稱王。自春秋戰國之後,歷朝歷代在政治清明的時候,皆施行過仁政,都是些薄徭輕賦的老套路。

在小農經濟時代,這套仁政的方法非常管用,但是到了晚清以後,就很難起到效果了。

為什麼呢?時代不同了。

晚清以來,中國面對的是已經完成工業革命的西方列強,他們用鋼鐵打造的堅船利炮,敲開了古老中國的大門,讓中國人第一次見識到了工業化的強大威力,因此,數代中國人都在致力於工業救國,打造工業強國。

但是,因戰爭頻發等原因,一直到新中國建立初期,國家還沒有完整的工業體系,仍然是一個被西方列強瞧不起的農業國,因此,當麥克阿瑟聽說中國居然敢出兵朝鮮時,表現得很不屑一顧,說:“如果中國人敢來,他們面臨的將是一場屠殺。”

毛主席決定抗美援朝,是揹負了巨大的壓力的,其中最大的一個壓力,就是中國當時還是一個農業國,鋼鐵工業零零散散,拿什麼和世界上最強大的工業強國美國對抗呢?

其實,早在抗戰時期,毛主席就說過:“為了打敗日本侵略者以及建設新中國,我們必須發展工業。”還說:“中國在政治上已經獨立,但要做到完全獨立,必須實行國家工業化。工業不發展,即使是獨立國,依然有可能變成工業國的附庸。”

中國雖然面積遼闊,人口眾多,但中國當時的工業化水平還不如面積只有幾萬平方公里的荷蘭、比利時等西方小國,毛主席對此有著非常清醒的認識:中國要想強大起來,必須要實行工業化!

在這個大背景下,“仁政”就有了另外的意義和方法。

毛主席是農民出身,他當然知道農業對於國家的重要性,人都要吃飯,沒飯吃就要大亂,但是,如果沒有工業化,農業就沒法實行現代化,人種牛耕的方式不適用於現代社會,產業上不去,如何追得上人口爆炸式的增長?

但是,中國當時的家底實在太薄,要實行工業化,就必須讓農業作出一定的犧牲。

而要發展工業,就要優先發展重工業,毛主席說過:“中國現在飛機不能造,大炮也不能造,坦克也不能造,汽車也不能造,很多精密儀器,我們也造不出來。……重工業是我們搞經濟建設的重點,必須優先發展生產資料的生產,然後才是其它。”

毛主席高瞻遠矚,他看到了重工業可以帶動輕工業,繼而帶動整個農業產業鏈,因此,暫時讓農業作出一些犧牲,優先發展工業化,就成為當時的發展方向。

但是,並非所有人都這麼認為,比如被稱為“最後一個大儒”的梁漱溟,就跟毛主席有過非常激烈的爭論。

梁漱溟與毛主席是同齡人,生於1893年10月18日,曾長期致力於鄉村改造,是近代史上舉足輕重的教育家、社會活動家。

1938年1月,梁漱溟特地去了一趟延安,與毛主席徹夜長談,除了討論當時最重要的抗戰話題,還有一個話題就是鄉村建設。

毛主席說:“梁先生昨天送我的《鄉村建設理論》,我看了,有深度,但問題在於你是改良主義,而改良主義是不可能救中國的。中國最大的問題是階級對立,不解決這個問題,中國就沒有前途。”

梁漱溟反駁說:“中國的階級分化和對立沒有西方那麼嚴重,做到兩點中國就有希望,一是倫理本位,二是職業分途。前者要求人倫相敬,後者要求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對於這個話題,兩人爭論了一個晚上,誰也沒有說服誰。

不過,梁漱溟對毛主席的禮賢下士是非常感動的,後來回憶說:“現在回想起那場爭論,使我終生難忘的是毛澤東作為政治家的風貌和氣度。他披著一件皮袍子,有時踱步,有時坐下,有時在床上一躺,十分輕鬆自如,從容不迫。他不動氣,不強辯,說話幽默,常有出人意料的妙語;明明是各不相讓的爭論,卻使你心情舒坦,如老友交談。他送我出門時,天已大亮。我還記得他最後說,梁先生是有心之人,我們今天的爭論可不必先作結論,姑且存留,聽下回分解吧。這虛懷若谷的氣度,如果能保留到建國以後,特別是在他的晚年,那該多好呢!”

如果說兩人的這次爭論是淺嘗輒止,那麼建國後兩人的爭論,就到達了劍拔弩張的程度。

1953年9月,全國政協擴大會議召開,梁漱溟以政協委員的身份出席會議,談了自己對農業的看法,激動地說:“解放後這幾年,農村變空了,城鄉發展差距太大。城市裡的工人生活在九天之上,農民則在九地之下。……你們進了城,但不能忘記農民!”

這些話,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反映到了毛主席那裡。

9月12日,毛主席在會議上說:“有人不同意我們的總路線,認為農民生活太苦,要求照顧農民。這大概是孔孟之徒施仁政的意思吧。然須知有大仁政小仁政,照顧農民是小仁政,發展重工業,打美帝是大仁政。施小仁政而不施大仁政,便是幫助了美國人。有人竟班門弄斧,似乎我們共產黨搞了幾十年農民運動,還不瞭解農民?笑話!我們今天的政權基礎,工人農民在根本利益上是一致的,這一基礎是不容分裂,不容破壞的!”

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毛主席是在強壓著火氣說的這番話,雖然沒有直接指出名字,但大家都知道是在說梁漱溟。

梁漱溟是個直脾氣,認為自己只是提出一點個人意見,並沒有否定過總路線和工農聯盟,因此,梁漱溟據理力爭,會場一度面臨失控,很多人都喊著讓他閉嘴。

會後,毛主席和周總理都書面批評過樑漱溟的觀點,毛主席甚至批評說,梁漱溟搞的鄉村建設,其本質是地主建設,是在搞鄉村破壞,最終的結果是國家滅亡。

從這裡可以看出來,梁漱溟的“仁政”思想還是孔孟那一套,站在農業的角度來看問題,認為農業才是立國的根本,要對廣大的農民實施“仁政”。

但是,毛主席是站在全球化的高度上看問題,當時的世界,早已不是以農業為主,而是以工業為主,這個世界的強者,一定是工業化強國,中國如果不實行工業優先的發展模式,就只能落後捱打,任由列強宰割,所以,優先發展工業,就是新時代的“仁政”思想,也就是毛主席所說的“大仁政”。

當然,讓農業作出犧牲只是暫時的,等到中國完成了工業化之後,就可以大規模地反哺農業,提升農業的整體產業模式。

顯然,這種發展模式是兩千多年前的孔孟完全沒有想過的,即使是梁漱溟,後來也對自己跟毛主席的爭論作了反思,說:“當時是我的態度不好,講話不分場合,使他很為難。我更不應該傷他的感情,這是我的不對,大家都有不對的地方,他已故世了,我感到深深的寂寞。”

今天的中國,早已經成為工業強國,農業也基本實現了現代化,回過頭來再看毛主席當年提出的“大仁政”,確實是高瞻遠矚的!

(參考資料:《回看毛澤東》《梁漱溟傳》《黨史縱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