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宮的愛妃

發布時間: 2021-10-20 08:00:31
分類: 親子

“主子,皇后娘娘真是越來越有母儀天下的風範了,您果真沒選錯人吶!”蘇麻喇姑摻著皇太后的手,扶著她回到寢殿,伺候著皇太后回籠小憩!

“目前看著,也就這麼著吧!”皇太后扶著貴妃椅正準備側身躺下,聽著蘇麻喇姑如此說道,心下疑惑著輕聲應道,“她自小,我王兄就對她寵溺非常,小時候,她來宮裡玩,還跟福臨見過面呢,那會兒這小兩口,可是不對付的性子呢,當時我就擔心,等他們長大成婚了,該怎麼辦呢?”

“奴婢記得,漢人有一句話,說是女大十八變,奴婢心裡尋思啊,皇后娘娘這是長大了,性子也跟著轉好了,瞧瞧今天皇后的表現,對咱們皇上可以一大助力呢!”蘇麻喇姑一邊扶著皇太后躺下,一邊輕聲說著心裡的話,好叫眼前這位自己伺候了一輩子的主子寬寬心。

“希望如此吧!都是我的至親骨肉,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們兩能好好的!”皇太后神態自若地眯著眼睛,卻向自己的侍女傾訴著心裡隱隱地擔憂,她是真心想要撮合兩個兒女的,可知子莫若母,福臨什麼性子她這個做額孃的又怎麼不知道呢,“所謂三歲看大,福臨這孩子什麼樣子,從小到大都沒變過,我呢,也不指望他能變成什麼樣子,至於皇后,我這個做姑姑的,倒是真有些看不明白了!”

“看得明白,看不明白,又能如何?”蘇麻喇姑給皇太后拉上薄毯,“總歸有您在,他們就一定會好好的!”

“哼哼哼,你慣會哄我開心!”皇太后臉上溫和地笑著,嘴裡卻彷彿似隨口般命令道,“坤寧宮那邊,你多盯著點兒!”

“是”蘇麻喇姑輕聲應下,全了這主僕二人的默契!

……

坤寧宮中正有條不絮地進行著日常工作,隨時恭候著宮殿的主人回來,陽光灑滿了整個院子,花束子命人將院子裡的花重新換了一批,清風襲來伴著陣陣花香,整個坤寧宮瞬間一片生機盎然!

花束子站在廊下注視著宮門口,她想她的主子了,才分開幾個時辰,她就已經開始盼著她回來了,其實,她一刻也不想跟她分開,她想時時刻刻都守在她身邊伺候她,有她在的地方方才是她的心安處!

這麼盼著盼著,她的主子,她的皇后,就真的那麼出現了,一身華服,眾星拱月般沐浴在陽光裡、清風裡、花香裡…

她喜歡她的皇后被眾星拱月一身華貴的樣子,只有她的皇后才有這尊貴無比的氣勢,也只有她的皇后才能擁有這無邊尊貴的氣勢,她的皇后自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自然尊貴無雙,也正因為她的皇后自小就尊貴無比,也就嬌養出了她那比皇上也不遑多讓的霸道的性子…

娘娘吉祥…

娘娘吉祥…

……

回到自己的寢殿,皇后卸下一身戒備,待宮女為她換上常服,便揮退了所以侍女,獨獨只留了花束子在身邊!

“花束子~”待眾人離去,殿門闔上,孟古青一步衝到花束子面前,一把將她拉進懷裡深深地擁抱起來,伴著心率的異常,呼吸也異常起來!

“主子!”花束子呆呆地回抱著孟古青,不明所以地輕柔問道,“主子可是有心事?”

“噓!”孟古青抬手放在脣上,發出一個音節,就這麼靜靜地摟著花束子,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的呼吸方才逐漸平息,“讓我靜靜地抱一會兒!”

半晌之後,孟古青才平復好心情,放開花束子。

“主子?”花束子睜著水靈靈的眼睛,擔憂地望著孟古青,似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些什麼來,卻見孟古青瞭然的笑了一笑。

“別擔心,沒什麼事,就是想你了!”孟古青輕撫著花束子的側臉,安撫著她的擔憂,同時也安撫了自己一顆狂亂不安的心!

“主子,餓了吧!奴婢去御膳房,給您取些點心來吧!”瞧著孟古青疲倦的模樣,花束子甚是心疼,想著主子折騰了一上午怕是早就餓了,轉身想去御膳房給孟古青取些愛吃的點心,卻被孟古青拉著了手。

“不用你親自去”孟古青拉著花束子的手,轉身吩咐殿外的小福子去取點心,回頭卻對花束子說道,“我頭疼,你來替我揉揉!”

“主子,午膳想吃什麼呢?”花束子一邊替孟古青揉著太陽穴,一邊輕聲詢問孟古青午膳吃什麼,“御膳房的小喜子跟奴婢說,御膳房今天到了一批羊肉呢!不如奴婢讓御膳房給主子烹製羊肉小宴吧!”

“紫禁城的羊肉,哪有科爾沁的好吃呀!一股子羶味!”孟古青閉著眼睛享受著花束子的溫柔以待,“說來也奇怪,就算是我親自從科爾沁帶來的羊,到了紫禁城之後,羊肉的口感也差了許多,這紫禁城的水土啊,就是不養人!”

“奴婢沒有吃過科爾沁的羊,但是奴婢覺得主子帶來的羊,比奴婢曾經吃過的羊都好吃!”花束子眼眸星光閃爍,“真想象不到,科爾沁草原上的羊,到底有多好吃!”

“你想試試嗎?”孟古青聞言輕笑著問道。

“想!不過,紫禁城離科爾沁太遠了,咱們在宮裡,也沒法去啊!”花束子如實回答道,言語中有一絲小小嘆息。

“如果有機會,我帶你去科爾沁,嚐嚐最新鮮的羊肉!”孟古青拉下花束子的一隻手,放到臉龐摩擦著問道,“你願意嗎?”

“主子在哪兒,奴婢就在哪兒,主子要去哪兒,奴婢就去哪兒!奴婢要一輩子伺候主子!”花束子認真地說道,卻不見孟古青臉上有一絲動容,不知道那份動容,是為何物,卻顯見地柔軟了孟古青的心,使她卸去周身散發出來的皇后的氣勢,整個人都輕鬆溫和了起來,漸漸地孟古青就在花束子的輕撫下進入了夢鄉!